宜兴紫砂壶第一门户网|宜兴紫砂协会合作机构
更多获奖作品推荐
首页 >> 紫砂资料 >>紫砂情缘 >> 详情

宜兴紫砂壶 中国优秀传承艺术的一朵奇葩


宜兴紫砂壶名家许智萍老师作品   之   朱泥 石瓢壶


    宜兴紫砂壶作为茶具之王自古至今都是文人墨客的挚爱,特别是压力无处不在的当今社会,紫砂壶自然成为成功人士和品味人士的生活伴侣。

    世界上只有一把紫砂壶,它的名字叫宜兴。简单的一句话,便把紫砂壶和宜兴双双呈现在了世界面前。感谢父母,几十年前用一根扁担把他俩一贫如洗的家由苏北兴化挑到了宜兴,从此,也使得我和宜兴有了永生永世的联系。生活在陶都宜兴,不说那些如水墨般散开的山水流传故事,也不说甩着水袖柔情百结的梁祝传说,单一把散发着黯淡之光的紫砂壶,总会让我感受到蕴藏于心底那份温暖的熨帖。

   “坚硬的不单单是铁/还有紫砂/之前有浓重的泥土味/像故乡的炊烟,被火清洗后/在记忆的深处温暖人生/饮茶为花,饮水为海/吞吐日月山河/站在世界的任何地方/独自沉默/并默默释放着中国的表情……这是十多年前我发在《雨花》杂志上的诗歌《紫砂壶》中的一节。作为一个诗人,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去为紫砂壶留下一些诗句。一把壶,可以包容中国传统的雕塑、诗词、绘画、金石、篆刻等技艺,从而创造出精妙绝伦的艺术品。我知道,相对于那些巧夺天工的紫砂壶来说,我的这些诗句还太苍白,它无法说出宜兴紫砂壶的灵魂思想,也进不了壶的精神内核,它只是我回报家乡的一份个人化情绪,和浑厚内敛的紫砂壶本身相比,我只是触及了紫砂壶的那么一点点皮毛而已。

    做人,呼风唤雨和壮怀激烈当是一种景致。如此,也许是好的,却似乎浮华,也太张扬。和那些人相比,宜兴的那些紫砂大师们或许显得太儒雅内蕴了。然正是这样的儒雅内蕴,养出了紫砂壶工艺师们不疾不徐、气定神闲的大度涵养和独立的精神风骨。记得多年前陪同央视记者去采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花货泰斗蒋蓉老师(现已故)时的情景,一番交流后,她把我们带进了她简朴的卧室,找出一串钥匙后颤巍巍地打开了壁柜上的一把挂锁,拉开柜门,大约十多把绝世的紫砂壶呈现在了我们眼里。瞬间,时间淡去,在大家的鸦雀无声中整个房间却明亮起来。由一把把紫砂壶构筑的世界,使得耄耋之年的蒋蓉显现出如紫砂壶一样浑然天成、古朴典雅的美。也记得陪同美国著名摄影家戴维在采访徐秀棠大师的时候,我在一旁用照相机记录着大师的紫砂神态,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不仅感知着来自深埋在陶都大地下紫砂矿石的美,更体味了一份来自时间和紫砂文化的尊严。还记得多年前去拜会有壶界魔术师之称的吕尧臣大师时,他那把“沙漠之舟”壶一下子便契合了我对紫砂壶的钟爱。动与静、旷达和浩渺、人生与求索等等的境况全被一把小小的紫砂壶所涵盖,一把壶的艺术享受给内心带来的震惊是无以言表的。每一位紫砂壶大师其实就是一本打开的书,等你去欣赏、去阅读、去品味。在这样的书面前,我觉得大师们一生林林总总的坎坷都显得不足为道了。

    宜兴紫砂壶,我更喜欢光货,捧在手中长久抚摸,不亚于藏者在抚摸他稀世的通灵宝玉。“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说的就是这个理。贵妃壶也好,公主壶也好,文旦壶也好,总之,线条流畅,周身圆润,仪态万千的一把光货紫砂壶,就像玲珑少女的乳房。这样的壶捧在手中,人和壶没有了丝毫的距离。壶身的温热,通过你双手的摩挲,慢慢传递给你的是一份自然和谐的熨帖和与生俱来的亲近。一把紫砂壶,不仅仅是一个喝茶的容器,它融合了紫砂艺人执着的生命追求和精神寄托,也赋予了紫砂艺人无限的生活柔情。紫砂壶的格调也是紫砂艺人的格调,是艺人文化修养、艺术修为和人生观的集中体现,它能给你带来乡情乡音的温暖,但这温暖只有当它经过与山野的茶叶、与滚烫的开水、与壶的主人日复一日的肌肤缠绵后,才能渐渐被唤醒,并越发出落得妩媚动人。

    现在正是深夜时分,灯光均匀地洒在紫砂壶上,像给紫砂壶穿了一件温暖的柔软丝绸衣裳。紫砂壶是沉默的,守着自己内心的山山水水,以泥土的姿态卑微的姿态站立的姿态,高贵地活着。我没有惊叹,我只是沉默。我知道紫砂壶的内心也有着忧伤与温暖,它内心的波澜和壮怀激烈的故事是不需要述说的,壶里壶外的故事,紫砂壶它知道自然会有人懂,也自然会有人在倾听。快乐与痛苦、喧嚣和沉默、神韵和意境,一花一世界,一壶一天堂。一把黯沉的紫砂壶,能给我们带来我们内心所需要的一切。

    在结束这篇小文前,我为自己沏上一壶茶来。闻着手中紫砂壶口袅袅上升的茶气中氤氲之芳香,听到窗外有滴滴答答的雨在敲打着陶都大地。这滴滴答答的雨声,仿佛紫砂艺人那一双双手,一下一下在噼噼啪啪敲打着黯沉的紫砂泥。供春、时大彬、陈鸣远、邵大亨、杨彭年、程寿珍、黄玉麟、裴石民、朱可心、顾景舟等等不胜枚举的手,在陶都的大地上塑造着一张属于中国宜兴的名片。这样的敲打由几个人开始,到几十个人,再到几百个人,乃至成千上万,形成了陶都特有的城市乐章。在蜀山脚下、在蠡河边,在岁月的风口浪尖上,一双双林立的手不仅在敲打着紫砂泥土,使得陶都泥土拥有了生命的血液,同时也在执着地敲打着包容、谦逊、纯朴、潜行的陶都精神,这份精神顺着古龙窑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成为宜兴紫砂壶都向世界渐次展开的最自豪最朴素最温暖的黯淡之光。











关于我们-有情连接-联系我们-我要订制
苏ICP备18035387号-1